西洛玛

【all婶向】04 你看起来贼难吃


诈尸。

第一人称ooc暗黑本丸幼稚园文笔还又短又小。

—————————————————————————————————
  
04
  
  来到这个本丸的第二个清晨,我被昨晚召唤出的新刀叫醒。

  他有着看起来十分柔顺的发质和惊为天人的容貌——说实话昨晚召唤出工笔画一样的美人付丧神时,画风已然完全不同到让我觉得对比起来我完全就是暴走漫画风格的潦草小人。

  这位能够令我自卑不已的付丧神自称是来自平安时代的老爷爷。我起初还试图羞辱这位看起来根本与“老爷爷”搭不上边的年轻美青年,并大肆放言:“我还是这个本丸的lover呢大兄弟!”,结果就被对方一句“名字叫做三日月宗近”而惊吓到又吐了一口血。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是啥?是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灵魂,我的罪恶……

  其实就是审神者招募初期的都市传说而已。

  第一把被实装的天下五剑、最漂亮的天下五剑、稀有度奇高、让大批审神者哭爹喊娘扛着大刀跑到阿津贺志山抛头颅洒热血的传奇——

  而在此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位都市传说长啥样,毕竟时之政府切断了审神者的对外网络,而我们这帮屁民也只能从招募资料上解析这些而已。虽然如此,但我却天天把他当成奋斗目标而努力试图成为一个审神者。

  所以说人生真的很奇妙,就在我万念俱灰放弃当审神者的时候,我却一只脚踏进了这个职位的大门;当我第一天来到实习本丸被揍的鼻青脸肿险些回老家种番薯的时候,我又见到了一直倾慕的三日月宗近。

  而这位自称老人家的付丧神亲切地把我叫醒后,便很慈祥地坐在了我躺着的锻造炉边,然后开口说道:“昨晚已经做了自我介绍呢,那么我又该怎么称呼小姑娘你呢?”

  咦这又是什么操作……

  我坐起了身,看着他笑意盈盈的眼睛,然后说:“其实我昨天是第一天来当审神者的,我不太懂……一般不是直接都喊‘主上’的吗?”

  一瞬间他眼里的慈祥变成了怜悯——还稍微带着点抱歉的意味。在我内心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快要达到顶峰之前,他开口道:“还真是抱歉呢,虽然说是您将我从刀中唤醒……但我实际上的主人,恐怕还是锻造出我的那位审神者、您口中的那位‘任性的小姑娘’。”

  哦,那好吧。

  我安慰着自己:反正也没指望自己开了金手指一样,一开始就能升级lv.99的全套橙武的,但失落还是多少有一些。

  “您就叫我……嗯……”

  由于时之政府对于审神者个人安全方面的考虑,我们被禁止告知付丧神自己的真名,哪怕一个字都不行。不过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给自己取一个狂霸拽酷炫的、叼炸天的新名字——

  “……您可以叫我风暴降生丹妮莉丝,龙石岛公主,不焚者,龙之母,弥林女王,阿斯塔波的解放者,安达尔人、罗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大草原上多斯拉克人的卡丽熙,打碎镣铐之人。”

  三日月宗近眼中的怜悯与抱歉逐渐消失了,笑容也渐渐地僵硬了起来。

  “——或者您直接叫我蛋妮就行!”装逼过度的我急忙补充道。

  但已然装逼至此,我在这位唯一保持可能保持中立态度的刀剑男士面前,必然是十分尴尬的形象了。

——————————————————————————————————

        我知道我写的很难看啦。

        但是弃坑就跑拔x无情是不道德的,所以无论怎样还是想努力写完它啊!

        .

评论(14)

热度(58)